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产业链的新视角,每天带来及时、专业的旅游行业资讯,欢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众账号pinchain

圆桌论坛:从星级到口碑的“大住宿 +”

作者:品橙旅游

途家网 CFO 兼蚂蚁短租 CEO 王枫、万豪国际集团中国区酒店业务发展副总裁李理、开元酒店集团副总陈文放、有一居 CEO 戴周颖、旅悦集团副总裁张宝龙围绕“从星级到口碑的‘大住宿 +’”进行了讨论。

【品橙旅游】在经历了中国酒店业的整合潮、持续推动的住宿产品升级潮、资本热钱在各种非标领域的流动潮,以及为酒店平台不断加码的赋能潮后,大住宿亟待新的飞跃。2019年4月25日,“第六届品橙旅游大住宿论坛”在北京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聚焦旅游度假区,时间空间共发展”,共邀请了连锁酒店集团、住宿领域专家、在线旅游平台、旅游投资机构代表、旅游地产商和媒体代表等500余人,共议大住宿行业发展的新趋势,探讨度假区住宿的新模式。

途家网 CFO 兼蚂蚁短租 CEO王枫,万豪国际集团中国区酒店业务发展副总裁李理,开元酒店集团副总裁陈文放,有一居 CEO 戴周颖,旅悦集团副总裁张宝龙围绕“从星级到口碑的‘大住宿 +’”进行了讨论。

yuanzhuo1a190425

主持人:掌声有请!有请各位嘉宾入座。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创新,但是缺少的是发现创新的眼睛。当我们从酒店住宿到大住宿的时候,我们发现其实很多的概念不是生造出来的,是来自于生活,来自于对更多业态的归纳与总结。所以,第一个问题想请各位嘉宾每个人简单地回答一句,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角色设定,有不同的背景,但是基于大数据的产业生态,大家都是其中重要的一环。那么,大家是如何理解“大住宿”这个词?从王枫总开始。

王枫:我觉得大住宿不仅仅是“住”,不仅仅是一张床,只是能够让人们在上面睡觉,更多的是一个体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推广民宿,因为民宿这种非标产品能够让游客在不同的地方体验到不同的当地特色。

李理:今天来到这个论坛,我发现这个论坛组织得非常好,比如说这个话题——大住宿。大住宿就像刚才王枫王总谈的,他来自途家,我来自万豪,还有开元、阿那亚、腾讯大数据等。从我的角度来看,大住宿是一个产业链,它不仅仅是住宿,包括体验、大数据以及社区情怀。这是个非常大的产业链,有着巨大的价值,需要大家共同去开发。同时,大住宿给我们带来更加美好的生活。

陈文放:我想围绕住宿这个核心需求的产业都可以叫“大住宿”。在我的理解中,不仅仅是一种品类的丰富,而且是品牌要有一定的序列性,围绕这个核心要素的产生,产业链以及生态能够成为一体,特别是能够形成这样的生态才能称为“大住宿”,也是我心目中的大住宿。

戴周颖:我觉得“有一居”是背靠着中国人去海外旅游成长起来的一家公司。我对“大住宿”的理解是,原来觉得大多是在物质层面的消费,现在是从物质到体验式消费,这是体验式消费中千禧一代创造出来的新名词。

张宝龙:在座的各位说得很明白,但是在“大住宿”这个环节,其实是基于住宿要打造的吃、住、行、游、购、娱的整体生态圈,但是它的核心还是在于住宿上,这个点位应该考虑在如何把它做得更大、更全。

主持人:有更好的住才能更好地留下来。进入到单元提问时段。第一个问题想问途家的王总,现在的角色更像是提供解决方案的运营商,您怎么看途家在新赋能的架构上跟民宿的合作关系和合作模式?

王枫:我觉得您说得很对,途家现在做的很多事情不单单只是为了挣钱,更多的是途家作为行业的领导者,能够为这个行业做点事情。有时候跟内部的同事聊天,企业做大了总要有一些担当,比如要去把这个行业的很多事情做对、做好,这样才能给整个行业开拓更大的空间,能够让行业里面其他的人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这是我们今年提出来的“一体两翼”概念的落地。“一体”就是指途家本站,解决我们的预定平台,包括途家、蚂蚁短租和所有的分销渠道。我刚刚提到的“两翼”,一个是途家自营,一个是安伴智能。这两个新业务更多的是为整个民宿行业提供一个基础运营的概念,而不是只服务现有的。我们希望这个服务能够变成是一个民宿行业运营的底层。

主持人:刚才阿那亚的田总分享的是社群经济如何创造奇迹、创造30亿的神坛,我们知道途家有一个“美宿家”的社群,我们在社区推动民宿方面有怎样的计划?

wangfeng190425a

王枫:“美宿家”是之前打造的品牌,优选途家平台上的特色民宿,有可能是乡村民宿,可能是别墅,或者是一个城市民居,但是在装修、软装以及文化内涵体验方面都有种种特色。我们把它包装成系列品牌,以途家平台的方式来推广,不管是从平台的搜索排名、露出以及文章和品牌联合推广上,我们去帮助民宿主能够更好地经营房子。因为每一个单独的民宿主可能没有足够的能力或者资源去把优质的房源在全网呈现和推广。但是作为平台来讲,我们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资源,我们希望让更多的消费者可以看到多样化的民宿,有各自的特色,能够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

主持人:更好地进行市场发掘。下一个问题要问万豪的李总,“千禧一代”这个词给我们的提示是整个市场都在进化,消费者趋向年轻化。我们发现90后都已经快30岁了,在消费升级的市场,万豪旗下有30个品牌,是如何来应对市场变化的?

lili190425a

李理:从万豪公司的发展来说,今年已经是第92年,它一直处于行业中的领导者地位,为什么?因为我们抓住了行业的本质,就是我们紧紧跟随消费者的需求变化。所以,如果看我们的传统品牌,像万豪酒店会发现它从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到90年代,一直到现在,装修风格是一直在改变的。行业一直在变化,核心是消费者,任何一个运营商如果要想做到行业中领头羊的地位,或者要把你的业绩做得更好,就要紧紧围绕着消费者。第二点,万豪集团也会紧紧围绕我们的投资商,也就是我们的业主,一方面在满足消费者诉求的情况下,另一方面我们努力地做到每平米绩效的最大化,最终不仅让消费者有很好的体验,也让业主有很好的盈利模式。正因为如此,万豪才能走了92年。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发现万豪最近公布了亚太地区新一轮的发展计划,就是在2020年以前,亚太区的开业酒店数量要增加到一千家,整个亚太区里面中国区一定是一个重点的区域,在中国的布局和覆盖大概是怎么样的情况?

李理:我们看最新的数据,中国官方统计有14亿人口,去年中国的人均GDP已经是突破一万美金。马云经常说中国的中产阶层达到3亿,不论是国内旅游还是国外旅游人次都是居世界新高。亚太地区我们确实重心在中国,因为中国占到亚太区60-65%的市场份额,中国的消费力非常旺盛,同时,中国正经历着消费升级的时代。万豪所有的品牌都是集中在中高端市场,在这个时代契机下,再加上消费升级的国家引领,对我们来说只要是人口达到50万左右的城市都是可以考虑进入的。万豪的 30个品牌是按照国家旅游局标准,从三星、四星、五星到超五星,甚至可以扩张到一些经济比较活跃的县级市。我们主要看这个区域的实际购买力,而不是仅仅看是县级市还是地级市。我们对中国非常有信心,据数据统计,中国的人均酒店量相对于美国还是非常低的。但是美国才3亿人口,中国是14亿人口,所以我们认为中国未来的潜力会非常大。你会发现,大家只要一努力、一专心,你的产值都是以几十亿为单位,因为中国有最大的消费基数。同时,中国的经济一直在往上腾飞,这是非常非常好的时代。

主持人:谢谢,李总的概念总结出四个字就是努力拓展、顺便挣钱。接下来想问开元酒店集团的陈总,就在上个月,我们知道开元酒店在香港上市了。接下来,开元在品牌组合上会有怎样的战略发力?

chenwenfang190425a

陈文放:开元现在的12个品牌分四个序列:高端商务、高端度假、中端商务和民宿。今年3月11号开元酒店管理公司在纽交所上市。接下来根据要求,在发展模式上来说,首先是以轻资产的方式为主,以租赁形式和自持自有方式为辅,重点区域、重点城市会重点布局一些租赁项目;从品牌序列来说,我们将快速地发展中档酒店,中档酒店没有成为真正的红海之前,我们希望在中档酒店中能够占有一席之地,和高端酒店形成背靠背的保护。同时,我们的战略是突出度假品牌;从数量和布局上来说,我们的集团要求是三年之内开业数量达到一千家,布局是中国的所有省以及所有的省会城市、百强县,这是我们的战略布局。我们把度假品牌作为战略的选择,不仅仅是上市的要求,也是近几年来我们集团根据市场供求变化做的主动的战略选择。两个例子,今年在春节前后,香湖地区有一个乐园开业。在华东地区,整个酒店业的表现不是特别乐观,在这种背景下,这家主题乐园酒店试营业是春节期间到现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营业额突破了四千万。四千万对几十亿来说很小,但是距它只有几里地之远的同类型酒店,我们的收益是它的几倍。看似是一个网红产品,但我认为它不仅仅是一个网红产品,因为这个品牌的研发到落地,我们的创始人花了将近八年的时间。对于大量投资的酒店来说,我们得到一些投资回报的期许,如果能够成熟的话,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第二个例子是芳草地品牌,芳草地品牌到今年也是四年的时间。现在芳草地的品牌经过这几年的运营,6-8年可以收回投资,这意味着什么?在座的做高端酒店的都知道,在发展过程中间几乎不谈投资回报的,因为没法谈,十年之内正常的高星级酒店,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基本上十年之内都是负的,跟中端酒店一起出去谈发展是非常尴尬的话题,人家三五年就收回了。你的投资这么大,而且投资回报没有十年是不可能的,但是芳草地品牌基本上可以做到。我们的总回报能够达到15%,如果这个模型能够成立的话,我相信肯定会受到很多资本的追捧。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近年来,“酒店轻资产”是比较流行的话题,我想问一下您怎么看待“轻资产”这个话题?

陈文放:开元在香港有两家上市公司,一个是资产信托,一个是以轻资产为管理方式的酒店管理公司。上市从它的市值表现和估值表现可以看出市场有选择,不用多说,但是我个人感觉资产轻重只是衡量的一个维度,这是显性或者非显性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资产是优质资产还是非优质资产。其实在这里面品牌的塑造、宣传、渠道的开拓、升级以及产品的研发,我们会投入更多的资金,因为要把它打造成真正的优质资产,无论是重资产还是轻资产,我们都希望我们的资产是优质的。

主持人:说起轻资产,其实有一个问题特别适合戴总回答,因为我知道您提出了一个“轻酒店”的概念,这个是如何界定的?

daizhouying190425a

戴周颖:有一居主要是在日本做酒店,当时为什么会做呢?当时我们发现国人去日本旅游是非常大的趋势,去年日本官方数据统计有3100万的外国游客,把中国地区加在一起基本上超过了60%,这么大的一个群体突然之间在3-4年的时间到达日本,其实整个日本的酒店行业是没有做好准备的。另外,我们发现大家现在去日本旅游的时候经常看到,只有十几平米的酒店要卖到几千人民币,这是非常糟糕的体验,我们觉得有一个很大的市场机会存在。当时,我们不是从酒店的模式,而是从城市民宿的模式开始切入,最高的时候在东京拥有一千多套分散性民宿,过程中我们发现民宿有一个特点,它特别符合年轻一代对空间个性化的需求,但是它也有特别不好的一面,就是王总提到的民宿非标所带来的糟糕体验。当时,我们就提出了“轻酒店”的概念,什么叫“轻”呢?就是轻服务、重住宿的空间。因为大家都知道在北京也好,东京也好,这种现代化的大都市,其实酒店里面的很多餐饮、健身房,甚至前台,其实都是没有太大必要的。目前,智能手机的普及,给你在信息获取方面带来了特别多的便利性,但是我们依然要为这些前台、健身房、餐厅去付我们每天晚上住宿的钱,甚至在东京这种服务的酒店里面,可能要付一半的钱是在给这些成本。民宿最大的好处是改变个性化,同时也是因为它便宜,我们当时做酒店的时候就在东京,通过这一千套积累了的很多数据,我们选择哪块地盖出来什么样的酒店会产生什么样的入住率,我们根据这个去反推这个地区会产生大概什么样的回报。在日本也好,在美国也好,因为大家都知道物业其实是可以拥有、可以买卖的。我们又有了另外一个层面,当你把一个物业收益率提高的时候其实可以卖得更高,这是房地产的思路。我们在前面把这种体验提高,背后是用金融体系把物业进行多次的销售,让公司产生更多的现金流,更好地服务这些体验。

主持人:谢谢戴总,我发现深耕日本市场有点兼顾平台与房地产的属性,在日本市场做到什么样的目标在您看来是成功的?下一个市场会在哪儿?

戴周颖:去年6月份,日本《民宿法案》实施之前有两万间民宿,实施之后只有三千间,在未来的增长甚至也很难回到两万多的势头。两万间的市场空白其实是很大的需求所在,这么多的游客,酒店也没有很好的增长,民宿又不行,给我们在轻酒店模式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间。我们也希望越来越多人可以参与到这样的计划里面。短期目标至少有五千间。我们发现民宿的品牌在发达国家里面会碰到很大的问题,就是法律法规,因为中国现在没有《民宿法案》,在东京、纽约、巴黎对民宿的约束很多,我们觉得这些地方,在发达国家只要人口数超过一千万,其实都是我们想长期发展的地方,有可能下一步是纽约。

主持人:谢谢,所以下一步我们也跟您一起看一下纽约,在数据的角度,您跟李理李总都是用数据说话,选择目标市场。下面我想问一下旅悦的张宝龙张总,有多少品牌要拓多少个门店?前不久CEO张强提出来一个目标,就是2019年旅悦集团预计在全球开设超过2600家门店,这样的数据背后会基于什么样的品牌战略?

zhangbaolong190425a

张宝龙: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旅悦集团,旅悦集团是原来的去哪儿网孵化的项目,后来是经由战略投资形成旅悦集团。目前,这个项目其实是有三大品牌。2019年在整个战略布局上会发现,其实除了国内的景区民宿是一个空白之外,在海外、东南亚、日韩其实都是也很大的发展机会。我们从整个携程、去哪儿的大数据来看,这些领域的数据,品牌连锁化还是大有可为的,在国内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目前已经有开业393家店,签约近一千家店的规模,这些店其实还有很大的机会在。比如说最基础的要提升住宿率,基于此之外,其实在景区民宿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大住宿”。在这个环节里面有很多基于酒店住宿以外的吃、住、行、游、购、娱这些产业链的打造,其实都是可以成为未来整个旅悦集团的行业布局战略。

基于酒店住宿板块之外,我们也在做产业信息化,比如延伸做自己的PMS,还有做中央集采的功能,我们叫作商贸公司,这个公司未来也会基于门店做一些旅游度假型的产品。现在,新成立了一个部门,专门给景区客人提供除了住宿之外的延展性产品。我相信当我们整个酒店的规模,2019年的目标如果能够实现的话,能够有2605家店的开业之后,我们再做其他产业链拓展的时候,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看的数据。而且,这一片也的的确确在行业内是一片蓝海,我们相信有能力可以把这件事情做好。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就像您刚才讲的,旅悦集团成立于2016年,有着携程+去哪儿的基因,您觉得这种基因怎么样帮助旅悦成长?

张宝龙:这种基因换句话说是我们拥有的互联网基因,或者拥有底层大数据的基因。其实我们能够看到消费者在选择目的地旅游的时候,他的来源和去向,包括我在具体的某个点位上,比如说在地理位置的选址的逻辑上,我们可以精确到50米以内消费者选择酒店的方向,从这个角度上讲,其实我们在前期的选址、中期的运营,特别是在线上运营上我们都会有一定的优势,能够帮助酒店在这个过程中更好地获得线下流量。

主持人:还是基于大数据做大住宿。接下来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给星级酒店,中间的两位嘉宾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一个要问万豪的李总和开元酒店酒店集团的陈总。最近特许经营这个词很风行,从委托管理到特许经营,二位觉得是怎么样的一种趋势?

李理:我们对比一下美国的情况,美国酒店业是完全市场化的,走了将近百年的历史,走到现在92岁,截止到目前美国整体的酒店业差不多90%的份额是特许经营,因为国际管理公司进入中国的时间比较短,另外中国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思想还不是非常Open的心态,中国目前的合作模式还是以管理为主,但是我相信这种趋势会很快转变,从几家大的管理公司开始,已经开始特许经营了。高端酒店的投资回报很慢,这个时候结合区域营销的优势,可以既满足消费者的诉求和体验感,同时也能提高回报,这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式。但是这种商业模式是否适合于业主要看业主具体的情况,第一是否能够聘请非常好的酒店经营团队。第二点,重点考验的是大家的契约精神,美国走到今天其实是契约精神为主的,中国还是在法治化,还是在不断精进的过程中。最关键的是契约精神,有好的契约精神,大家共同努力才能够把特许经营的方式做大。因为它毕竟结合了投资人投资回报的第一诉求,因为这是最核心的。

陈文放:高端酒店的发展一定有自己的轨迹,开元酒店是1988年成立的,我们前二十年都是自己投资、自己持有、自己管理,到2008年左右才开始做委托经营的这种模式。近两三年之内我们才做特许经营的模式,80%是特许经营,但是在中国30年的发展周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16年放开做特许经营,但是放开之后效果很好,逐步向高端放开,的确是一个过程,这是业主对品牌信任的过程,这也是自己打造契约信任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间,我想跟中国连锁化经营的程度有很大的关系,中国现在连锁化程度是非常低的,当你的品牌成熟,当市场成熟的时候,整个特许经营的占比也是有规律可循的,应该能够占到国外的75%,中国60%或者70%,从占比来说一定是将来发展非常重要的趋势,但是这个过程是漫长的,开元也是循序渐进、厚积薄发地在做这件事情,这个市场也有很多新模式在发展,这可能是资本的推动或者是渠道的力量,互联网的推动,到底会怎么样我们可以让子弹飞一会儿。

主持人:在特许经营这个话题上,您跟李总应该是英雄所见略同,但是您也做了非常好的补充。第二个问题其他三位,我们经常讲时效、空间与坪效。大住宿除了“住”以外还要提供别的服务,不然就不叫大住宿,我想问三位结合品牌的自身,觉得哪些产品和服务是最值得结合,而且非常有必要的?

王枫:这是一个挺大的问题,大住宿到底应该跟谁结合,我相信大家如果注意到,比如我拿携程的App来讲,前一段时间大家会看到有一个大的改版,把民宿往前提了,在后面做了酒店+机票、酒店+交通,这是从携程角度在大住宿上的一个延伸。具体到民宿这个环节来讲,我还是围绕着民宿来讲,很多人住到民宿的时候,从客服也好,评论也好,我们看到的是大家其实更希望有个性化的体验,更本地化的体验。这个可能跟住民宿的人群特性有关,如果追求标准化的话,可能选择星级酒店,如开元、万豪。之所以选择民宿,第一,他可能是出行、出游,有可能是合家出游,带着老人、带着孩子、带着宠物,或者是更多地体验当地化的场景,这种场景有些时候我们可以把它植入在民宿的装修里面,包括硬长和软装,也可以植入在整个房间的氛围。去年因为结合当时的IP做了大黄蜂的主题,在市场上还是很受追捧的。另外一方面就是跟当地的特性结合起来,一如说我们之前做过的北民宿主带着房客去做深度的胡同游,去把自己小时候在北京的一些玩的地方,一些所谓很有童年感、很有私密感的旅游场景也好、景点也好,介绍给这些来住的客人。房东跟客人之间深度的互动我觉得是我们作为民宿或者作为平台可以去推的。

戴周颖:我们在创业之初的时候,对这件事情不是特别有信心,所以当时我们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天天去爬Airbnb的数据,爬完以后每天就去分析,我们发现里面有几个很欣喜的点,一个是在于你的地段、你的户型,最重要的就是你的设计,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做民宿也好,做轻酒店也好,数据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设计、感官。我们觉得中国的社交网络,只要你的设计好就会有很多粉丝帮你转发,就会给你产生很多的自然流量,我们在设计上如果说你做得够出彩,一定是非常有网红特质。另外是个性化的设计,刚才王总也说了民宿追求的其实就是个性化的东西,因为游客大多数还是以旅游为主,所以我们在打造所有的酒店,在京都也好,在东京也好,我们都找到了非常知名的设计师团队,因为我们希望每一个房子,甚至每一间房子都有自己非常不一样的空间,因为卖酒店跟传统的OTA不同,我觉得做民宿,我们卖房子不是卖这个酒店有多少间房间余存,而是以一间一间的房间为单位,这个时候房间的设计感、房子的空间格局是客户要去咨询的。另外一点就是我们的服务标准化,这个解决了大家去住民宿时候的信任感。

张宝龙:我们在做花筑这个品牌的时候,其实也在对外强调一个概念,叫作“在途经济”,基于入住这个板块之外的延展性的动作,我刚才蛮认同王总聊的一些东西,我们在做整个的行业调查的时候其实也会做调研。消费者入住民宿酒店的时候,除了住宿之外,第一个核心需求是小交通,因为大交通已经解决了;第二个是门票;第三个核心需求是在地文化的体验,特别是涉及到亲子环节的体验,因为家庭游还是比较多的,这些领域的产品设计、营造以及售卖的环节,其实都是目前我们旅悦尝试做的项目。但是其实我们在基于这些项目之前,我们更认可一点,只有拥有了好的服务、好的服务输出之后,我们才能更好地把所有的这些东西给售卖出去,我们更相信一家花住、一家酒店落在这个地方只是一个服务的载体,它只是一个线下的体验店,至于你所兜售的产品好不好,还是在于你的销售、你的服务人员能不能把你的产品给兜售出去,能够让你的消费者体验得更好,所以我们会基于服务去做自己的产品售卖。通过这种方式来反推我们把自己的服务做得更好。

主持人:其实,我们讲到万物逢春正有时,想特别借各位在场VIP的金口,为今年的大住宿的年景来标记一个关键词,比如说美学、新物种、融合、净化,咱们想一个词来标记一下今年的大住宿年景,正好也应了今年2019品橙旅游大住宿论坛的一个大的趋势。

yuanzhuo1b190425

张宝龙:一句话来描述,其实我觉得2019年是所有酒店需要深度思考的一年,除了住宿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如何打破自己收益的天花板。我觉得2019年就是我们需要去思考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在这个环节里面,我如何让消费者在过程中得到更好的服务体验。

主持人:所以您的关键词是反思。

戴周颖:我把有一居的愿景分享给大家,我们希望通过打造个性化的空间和标准化的服务,为旅客创造极致的住宿体验。

主持人:所以您的词是极致。

陈文放:开元一直都是比较务实的,主持人提什么我们就答什么。我的答案是新物种,以前我是负责去哪儿的市场,那个时候跟携程打得昏天黑地,几年不见,我看旅悦也做酒店了,虽然不是标准化的酒店,今年各个方面纷纷进入住宿行业,我也知道很多大佬都是被叫到这个牌局上,不是主动来到这个牌局上来的,无论怎样,对于住宿行业都是推动的,都是中国酒店行业连锁化进一步的加深。

主持人:所以新物种物竞天择。

李理:在这里面仅代表个人对行业的理解,我觉得2019、2020、2021大家要有全新的思维,不是创新的概念,是新思维的概念,因为行业中的变革、挑战、机遇是非常快的,一不留神一个机遇就错过了,或者一不留神就被颠覆了,所以,要有全新的思维,我觉得还是新思维,刨去老的概念,不要太固化。

王枫:2019的关键词我觉得应该叫民宿绽放,大家可能也有切身的体会,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的在提到民宿,在住民宿,甚至在开民宿,我们希望或者我希望途家能够给所有人这样一个很好的平台,能够减轻大家的负担,把民宿开好、经营好,让更多的人体会到民宿的美、体会到民宿的乐趣。

主持人:其实,把今天五位嘉宾的关键词串起来就是不管是业者还是市场都在反思,反思之后尽量把工作、把事情做到极致,把需求提到极致,这个时候会出现新的思维和新的物种,从而不仅仅是民宿绽放,也要讲到大住宿绽放,围绕着住宿业能够诞生出更多的“住宿+”,最后是新营销和新消费,更多的新场景为大家创造更好的体验,更好的机遇,非常感谢各位嘉宾。

转载请注明:品橙旅游 » 圆桌论坛:从星级到口碑的“大住宿 +”

登录 后发表评论!

?
股票配资-配资平台-配资炒股-配资公司-在线配资-非凡谋略配资